【小说】 独济天、汪梦龙、王树仁 著:东坡情(下) - 原创 - 意不尽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 > 正文

【小说】 独济天、汪梦龙、王树仁 著:东坡情(下)

时间:2020-04-16 11:07:39    来源:媒体联盟网    阅读:

意不尽网导读:东坡情(下)王树仁 独济天 凤荷娇 著满腔悲愤的凤荷听到,浩川另娶新欢——他人为妻的噩耗,不啻吃了个晴天霹雳。她感到天在旋,地在转

东坡情

(下)

王树仁 独济天 凤荷娇 著

 

满腔悲愤的凤荷听到,浩川另娶新欢——他人为妻的噩耗,不啻吃了个晴天霹雳。她感到天在旋,地在转,整座吊脚楼在晃荡,在下陷……仿佛觉得在凄雨笼罩着的远山——逶迤绵亘的回龙仙山,曲线峥嵘的飞仙山,云遮雾障的罗田寨,耸峙于汉霄的夸父山,婀娜娟秀的明月山,雄奇险绝的寡妇链巉岩,河鹰岩,钟灵毓秀的仙人山都在摇摇欲坠,岌岌可危,顷刻之间一下子倒塌下来,以排山倒海之势,铺天盖地地朝她压过来,压过来……她感到莫可名状的,从而有过的窒息……接下来,上气不接下气,眼冒金星,踉跄了几下,终于眼前一黑,双膝一软,身子犹如一截树桩一样倒下去了……她觉得自己身轻如叶,弹丸?……朝黑沉沉的伸手不见五指的万丈深渊坠落下去……“大姐……”弟弟失声恸哭。

“凤荷姐——”“大姐——”菊月和莲花见了大惊失色,凄声呼唤……“凤荷,我苦命的儿……”母亲香美呼天抢地,万箭穿心,“凤荷……你快醒醒。”“凤荷……我的儿……”父亲失声恸哭,肝肠寸断……“凤荷!凤……”邻居张妹婶子声泪俱下。

“找剪刀来!”凤荷从不省人事中醒来了。她操起剪刀要铰自己花了千针万线,用废寝忘食绣出来的并蒂莲双人枕,并蒂莲,鸳鸯戏水的锦缎被面……“姐姐,别费神,将这东西包裹着东坡肉扔进古井中去,然后填上井,眼不见为净!”莲花和菊月异口同声地说,“姐,我们帮你做!……”莲花和菊月不约而同,声泪俱下。“快……弄走它……我眼不见,心不烦……凤荷披头散发,花容失色……,菊月和莲花咬牙切齿地将并蒂莲,鸳鸯戏水的双人枕,被面,帐帘包裹着东坡肉一齐扔进了古井填上了……盖上了厚厚的一层污泥土。

“嘎——”一道又一道闪电利剑一样刺破苍穹同时也刺破了凤荷那滴血不止的心……“狠心的人……你不得好死!”

“轰——”惊雷震天响,一声声轰炸在天地之间,同时也炸碎在了凤荷那痛苦万分的心上……“冷血的人!你……你丧尽天良!”

二十六年之后,大年初六,飞儿和表兄到大庄坪走亲访友去了。浩川成了孤家寡人。此时此刻他感到冷冷清清,孤寂难挨。“新年好!”他打电话给表妹宝常。“表哥,你一个人在家不好玩。来我家过年,洋儿她爸在家杀鸡,等你来。”宝常在电话里说,“我们全家欢迎你。”浩川一骨碌起了床,洗脸换衣之后,风度翩翩地朝学校背后的神仙湾走去……

他爬上半山腰早已累得气喘吁吁了。

浩川挥汗如雨地来到虎牙口,他刚出现在望月山下狗就吠了。“汪汪……”“表哥快请进屋。外面冷!”表妹的丈夫东升一边赶狗,一边满面春风地朝他打招呼。“表哥,我们早上就泡炒米(饭茶),等一会儿,我大姐包了车,我们都搭车到大庄坪大姐的女儿女婿家走亲访友去。你也和我们一起去玩玩,散散心,一个人闷在家里会憋出病来的。”表妹宝常实话实说。“好。”浩川点头默认了。半个小时后,门外响起了小车的汽笛声。“川哥,走,我们一起搭小车去大庄坪玩。”表妹提醒道,”“车来了。”浩川出门的一刹那一下子惊呆了!他与一个女人的眼光相遇了。多么熟悉的眼神啊!这是他二十多年来一直朝思暮想,魂牵梦萦的人儿?凤荷——我心中的玫瑰花!是她!就是烧成灰我都认得她!此时此刻,空气一下子变得凝固了,几乎要爆炸似的……

“表哥,愣什么?快上车呀!船上不等岸上人呵!”表妹宝常冲着呆若木鸡的书呆子大喊大叫,“川哥,车要开了,快来上车。”“哦……来了。”浩川如梦方醒回过神来。他朝小车走去……他的双腿似乎灌了铅似的沉重起来,十几步的路他花了整整五分钟,不!他仿佛经历了五年,不!是仿佛经历了五个世纪似的。凤荷坐在前排,他坐在最后一排。虽然与曾经深爱过的初恋情人只有一箭之隔,但他仿佛觉得隔着万水千山。有道是:“咫尺天涯魂飞苦,此恨绵绵无绝期”。凤荷搭一车,他们没有说上一句话。浩川有千言万语涌上心头,话到口边又不知从何说起。凤荷一直没有回过头来。她的一头青丝仍然宛若飞瀑一样泻向肩头,飘逸极了!“相见时难,别亦难。”一会儿,到大庄坪浩川和表妹一行人下了车。车载着凤荷走了一转弯不见了。浩川仿佛觉得心一下子仿佛被抽空了似的。同时仿佛觉得自己抽空了五脏六腑,只剩下一个没有灵魂的空壳了。

“表哥,你怎么了?”“舅舅,快进屋。”亲友们齐声呼唤。他置若罔闻,呆若木雕泥塑一般,站台阶上,望着车子远去的方向一动也不动……此时此刻,他什么也没听见,唯有心在滴血,肝肠寸断——人世间最大的悲哀就是曾经深爱过的人如今已成了陌路人。

“多少柔情,多少泪,往事如烟去不归,剩下一片迷离梦境,醒时更悲哀……爱情的梦如今已消失,爱情的花如今已枯萎……多少柔情多少泪……”此时,不知是谁家打开了音箱,港台明星的情歌唱得悱恻缠绵,扣人心弦,催人泪下。浩川感到迷惘难禁,不胜惆怅……孤寂,怅惘犹如千万柄尖刀剜他的心,又恰似亿万条毒蛇在噬咬着他的五脏六腑,他心如杵捣,片片欲碎……不争气的清泪滚落下来,打湿了他的络腮胡须。他泪眼朦胧,眼前一片混沌,什么也没看见。唯有百感丛生,思绪万千……往事不堪回首,犹如电影镜头一样回放,历历在目,恍然如日后……

“兴国我包你的车给我大姐做生日去。”浩川说。“包车80元。”“行。”“川老师快上车。”车行到千家冲停下来了。“川老师,我给金矿送些菜去,再去锣鼓冲好么?”车主华校问。“好!”浩川爽快地回答,“给人方便是给自己方便。”浩川和飞儿下了车。司机将车朝金矿方向开去。……

一等车不来,二等车还不来。“飞儿。我去看一下车来了没有。”浩川说完就朝金矿方向走去。他转过一个弯,发现兴国将车停在一家商店门前,车四周,人头攒动,黑鸦鸦一片……

他挤进人群找兴国。兴国正在卖菜,卖水果。蓦地,浩川发现人群中有一双熟悉的,令人销魂的黑眸,她不是别人,就是浩川曾经爱得死去活来的心上人,梦中人,心中唯一最美的玫瑰——凤荷!“凤荷!”他声音颤抖,热血沸腾,浑身每一个细胞似乎掺了酒精一样,似乎要燃烧起来……“川老师,你……”凤荷不动声色,欲音又止……

曾经口口声声叫川哥,如今改口叫川老师,浩川心头犹如打翻了五味瓶,心头不是滋味——酸甜苦辣一齐涌上心头……“川老师,这车上的货……水果和菜都是你的?”凤荷问,“不是。是车主华哥的,我包他的车给我大姐做生日去。”浩川实话实说,“车上有水果,凤荷你买么?”“不买。”凤荷面无表情,清描淡写地回答。“车上尾箱中有红提、香蕉、西瓜,红的红艳欲滴,红玛瑙似的诱人。黄的金灿灿,绿的绿油油……五花八门,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触景生情,浩川禁不住百感交集,思绪丛生,往事如烟,历历在目,恍然如晧……

“川老师,这件呢子大衣好看,给你未婚妻凤荷买一件。”枫花镇第二门市部的嫦娥笑靥如花。“我没……带多少钱……下回买……”囊中羞涩,浩川羞愧难当,笑得比哭还难看千万倍。弟弟上大学要钱,妹妹读书要钱。他柔弱的双肩将风雨一肩挑——承担起帮儿多母苦的父母养家糊口。

“川老师,你买什么?给你大姐买什么?”兴国打断了浩川的回忆,将他从美好的回忆中拉回现实。“买几斤红提,几斤香蕉,称得几斤是几斤!”

浩川当年给女朋友凤荷买不起衣服,如今功成名就,成了作家,成了高级教师,包里揣着成千上万元,却不能名正言顺地给深爱的心上人买东西。此刻他万箭穿心,肝肠寸断……他转身朝敞开的车门走去他上车后,车子开动了,不争气的泪水一下子流了下来,车上的音响在唱着港台歌星《单身女郎》的专辑:

“你一句话也没有对我说,你就这样离开了我,你不管我心已碎,你知道,我有多难过,你说得天荒地老究竟算什么?……你害了我,你害了我,你究竟为了什么,就要离开我……”

此时此刻,他们近在咫尺,却仿佛远隔天涯。凤荷望着远去的车影,呆若木雕泥塑,一任清风拂面,一任涕泗滂沱……

浩川心如杵捣,片片欲碎……“天啊——我该怎么办?!”

“哭出声来吧,才好受些,川老师,你命真苦……有泪尽情地流吧!”车主兴国善解人意,“川老……”兴国将纸巾送给浩川。浩川面无表情,目光呆滞,几乎哭成了泪人儿……“我枉活人世有何意义?”

“川哥……表哥,快进屋。”宝常将浩川从往事的沉浸中拉回现实。呆若木鸡的书呆子如梦方醒,进了外甥女婿的家门,坐上了上席。热气腾腾的东坡肉菜端上来了。面对一桌玉盘珍馐,浩川没有半点食欲。“愣什么?浩川表哥快动筷子!”“舅舅快吃呀!”亲朋好友满面春风。虽然门外开始纷纷扬扬下起了鹅毛般的大雪,浩川都感到温馨如春……但他对美味佳肴无兴趣,味同嚼蜡冬雪皑皑,用“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来形容,大树小树开满朵朵琼花的大自然恰当不过了。浩川踽踽独行在大雪无痕的弯弯山道上……他朝载着凤荷——心中玫瑰的小车追寻而去……

“爸回来—”“表哥回来—”亲人们凄声呼唤。

“……”他毅然决然地走了,一直没有回头……

有道是:

 

东坡情,茅台醇,

阿哥阿妹心相印。

天若有情地也老,

生死相随不离分。

…………

风刮得更紧,雪下得更猛……千山万树琼花朵朵,分不清哪儿是树,哪儿是瑞雪。“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的飞仙山上一树树寒梅怒放,暗香浮动,沁人心脾……

情陷鸦角洄的书呆子浩川对生命中的唯一,心中的玫瑰凤荷旧情难忘,情有独钟。

“情人情人,我怎能忘记那午夜的香吻……”他忍俊不禁,亮开嗓子唱起了情歌,惊飞了落在雪地上的斑鸠。

【小说】 独济天、汪梦龙、王树仁  著:东坡情(下)

【作家简介】

王树仁,中国当代杰出作家,湖南省沅陵县高坪乡人,出生于1964年12月。现任世界文艺界杰出文艺家联合会副主席。1984年参加吉林文学院,作家杂志社文学函授创作中心小说专业学习。自学成才,2007年毕业于中央电大教育专科,西南大学中文系本科。2005年被评为湖南电大优秀学员。2007年——2008年在中华总工会发表处女作《工会为我撑起蓝天》。2009年至今28万字的长篇小说湘西长恨三部曲之一《望月怕团圆》,在沅陵文艺连载。2011年9月在《文学界中国报告文学》发表报告文学《飞仙山上谱凯歌》, 2012年3月作品《放心村官》在中国文学家网《采风团》杂志社荣获银奖,被评为“2012年当代百名中国文学艺术家创作风采人物”。短片《潇洒》荣获中国文学家网《采风团》杂志春季笔会金奖。2017年8月荣获首届世界文坛·杰出小说家奖,首届世界圣火文艺·伟大文学家奖。

编辑:意不尽网编辑部
上一篇【小说】 独济天、汪梦龙、王树仁 著:东坡情(中)      
下一篇:著名诗人谷雷:绿肥红瘦



首页  |   关于我们
主办单位:意不尽网新媒体中心
主管单位:中国美术家交流协会
合作单位:中国新闻传媒集团  |  复兴通讯社
客服微信:yibujin_com   联系QQ:2818086789
微信公众号:yibujincom   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
特邀名家  |   理事查询
备案号:陕ICP备18008813号-2
意不尽网 2015-2020 © 版权所有 -  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