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小兰:清涧的石板 - 原创 - 意不尽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 > 正文

白小兰:清涧的石板

时间:2020-05-10 14:29:06    来源:媒体联盟网    阅读:

意不尽网导读:清涧的石板,瓦窑堡的炭;米脂的婆姨,绥德的汉。我就是土生土长的清涧人,一生下来就和石板结下了不解之缘。小孩刚出生时,大人们便毫无例

“清涧的石板,瓦窑堡的炭;米脂的婆姨,绥德的汉。”我就是土生土长的清涧人,一生下来就和石板结下了不解之缘。

小孩刚出生时,大人们便毫无例外地要先放在石板铺成的土炕上。孩子半岁左右,来来回回爬动时,他们又要请石匠师傅打一个石锁锁,把小孩用布带子拴在石锁上,请不起匠人的家庭,大人直接搬一块圆润好看点的石头,放在土炕上,用绳子把孩子系在石头上,免得他们在大人们照顾不周的情况下,爬的摔下炕。到了上学时候,每人都会背着一块小石板,用墨汁染成一团黑当做写字的工具。放学后,又钻到石崖底下,挖一些软石头晒干后装在书包里,到学校去演算术,写生字。

长大以后,和石板、石头打交道的机会更多了;圈窑洞离不开石头,墙壁、窑顶、门框都是石头磊起来的,窗台也是石板压的,院子里的厕所,台阶,还有大门的俩边全是石板砌成的。还有个别爱好人家,土院子下雨后怕泥泞,也用石板一块挨着一块铺好.....最让人想不到的是,死了也离不开石头;你们看,那小小的墓窑口子上,还要堵一块篷石;亲人们来祭拜死者时,把祭食放在石板制成的饭桌上。

在我的记忆中, 七十年代,家里的摆设全都是石头制成的。凳子是石头的,梳妆台是石头的,只不过梳妆台上多了好看的布条包裹着,不仔细看还以为是真的木柜呢。家里最值钱的几口水缸自然也是石头打凿的,就连放粮食和米面的器具也是石头制成的。

记得小时候,妈妈总是把剩下的好吃的放在水缸里,有一天下午,妈妈把中秋节过后吃的剩下的玉米馍馍藏在水缸里,我放学回来,提着篮子准备拔猪草,走出大门,饿的眼花缭乱,我偷偷地回到家,趁爸妈不在家,就推开石盖,准备吃一个放在篮子的玉米馍馍。谁知倒霉的刚弯下腰,石盖一下掉在了我的脚上,打成了俩半,我的脚也被捣肿了。疼得我一屁股坐在地下,一边揉一边哭,想着如果让爸妈看见,圆而光滑的石盖被我砸碎。还会狠狠的揍我一顿。我挣扎着站起来,把捣成俩半的石盖捡起来,盖在原来的水缸上面,提起篮子爬猪草去了......。

改革开放后,我到了延安,通过几年的打拼,买了一套三室一厅的楼房,但因为从小生活的习性,感觉睡席梦思床没有我们老家清涧的石板炕舒服,装修期间,我特意请来了老家的装修工,在我的一个卧室里用木材模仿着做了一幅木板炕,炕的下面铺了暖气管,晚上睡觉时,感觉仿佛回到了我们的老家,又躺在了热呼呼的平整而舒服的石板炕上。

这些年,听说清涧县政府将石材的开发列入该县的重点建设项目之中。目前,我们村的石材加工业已初具规模。石材加工成的艺术品,产品平整、坚硬而且色泽清蓝,是公路桥梁、居室内外、广场公园建设的理想选择。每当我爬上凤凰山,看到台阶上用石头做成的各种各样的十二生肖,心里感觉无比的自豪,看我们清涧的石头多漂亮!

我们清涧这座以石头驰名的塞上小城,总是以石头坚硬的秉性和无私的奉献精神给我以人生启迪,无论我走到天涯海角,故乡的石头,还紧系着我的身体和灵魂。

作者简介:白小兰,陕西清涧人,久居延安。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会员;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陕西省文学艺术创作人才百人计划签约作家。2012年开始文学创作,先后在《延安日报》《华商报》《榆林日报》《文化艺术报》《陕西文学》《美文》《青海湖》《时代文学》《西部散文选刊》《延安文学》《魅力中国》《中国博览杂志》等刊物发表散文、小说百余篇,并有近二十篇散文获国家及省级不同奖项。著有中短篇小说集《凋谢的山丹丹》;长篇小说《走下黄土高坡的女人》。

编辑:意不尽网编辑部
上一篇安娟英:泾河之恋      
下一篇:袁海霞:九张机·九曲一梭几缎痴



首页  |   关于我们
主办单位:意不尽网新媒体中心
主管单位:中国美术家交流协会
合作单位:中国新闻传媒集团  |  复兴通讯社
客服微信:yibujin_com   联系QQ:2818086789
微信公众号:yibujincom   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
特邀名家  |   理事查询
备案号:陕ICP备18008813号-2
意不尽网 2015-2020 © 版权所有 -  侵权必究